随笔

我为了上国际部而留了一级。他们的中方课程都是我上学期在普高上高一时学完了的——虽然去年一年,我可能是睡过去的。



也依旧不太清楚自己到底为什么会头脑一热转进国际部,到底是为了高中三年能在北京,还是真的憧憬着去美国学传媒。



真的,好久都没有想清楚过自己到底想要什么了。



现在满班00后,几个99年的男生都是12月份的。曾经永远都是班里较小的我一下子变成了班里最老的那个。



但我又永远不像最大最成熟的那个。班里除了我之外的所有人都可以很流利很从容的跟外教交流,都可以很大方很从容的站在讲台上讲话,都可以很迅速很准确的get到老师讲的知识点。



只有我不能。



于是我从一天有至少5、6个小时埋在微博贴吧lofter里变成了只能在晚修前休息或是晚上临睡前刷刷特别关注签签到看看我最爱的几个写手。



可是比我努力的人多了去了呀,他们可以永远把脸埋在高考单词书里——国际部的我们需要用半个学期的时间背完3500+1700的单词;他们可以在课间把老师留的作业立刻做完——不论中方外方的题目他们都轻松无压力;他们可以让自己的业余爱好只投入在社团或是志愿活动中——这些东西都是对往后申请大学有着无数好处的。



只有我不能。



我羡慕他们,却不想这样。



但是没办法,我抗拒完全变成他们这样,但我必须向他们靠拢。



我只能保存下我认为最最最最重要的,那么一点点东西。



可能就是他们了。

可能就只剩他们了。



班里不是没有追星的,但他们追的,都是看着就“bigger”巨高的人。他们的追星,也只是在自我介绍里提一句,或是在外教随口提起时大喊着“I like him,too!”,为了能引起外教的注意罢了。



有人黑仨小孩,有人不care他们,更有人用不屑又怜悯的语气对我说着“你真无聊”。



可是没有关系,只要我戴上耳机听他们的歌,只要我听不见外面的声音,我就可以笑起来。



笑容对一个人有多重要,可能就是他们对我有多重要吧。



毕竟要为了我自己和你们,变成更强的人呀。

亦夏亦无声:

我觉得我真的是很久没有上lof了




曾经一度喜欢tfboys到狂热,到如今会有很长一段时间会忘掉自己的喜欢。不是不浓烈了,是三次元实在是太充实太忙碌了,忙碌到没有时间去思考小说剧情,甚至连看几篇短篇小说都变成了一种奢侈。




中考过了,考的不错,如愿进入了这个市最好的学校最好的重点班,和一群很厉害的人一起学习。很多时候我总觉得我是格格不入的,在所有人都安静地做题内心平静不无波的时刻,我真想扔掉笔扔掉书本去大喊几声啊。我内心向往着一种不约束的自由。




可我也知道,也许我有了这种自由,就失去了我的梦想。




我的课桌右下角还是贴着TFBOYS的明信片,学校很严格,老师很严格,不让在课桌上涂涂画画。这个班里的人也对三个人抱有一种莫名的鄙夷,我还是贴着,并且在明信片空白的地方,写上了一句”Nothing is impossible."




前两个星期学校统一放开学第一课的重播,清晰度很低,我眼镜放在了宿舍,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看清三个人的脸。那时候的班级依旧是安静的,没有谁对这屏幕上或是念着少年宣言或是领唱国歌的三个人感兴趣,他们永远低着头。




只有我抬起头来,双手撑着脸内心很平静很满足地看着三个人。




这是多么美好的时刻啊。在这个全封闭的学校里,没有电视没有电脑没有手机甚至没有报纸不能看娱乐新闻的学校里,仅有的几次统一观看视频,都能看到三个人。我觉得我满足了呢。




我是一个很耐不住性子的人,喜欢热闹,喜欢起哄,喜欢开玩笑。可在这样的环境中也开始变得有耐性起来,开始逐渐地变成了自己并不喜欢的书呆子的样子。六点十分才打起床铃,五点三十五分我就摸黑醒来,洗漱完以后,拿着单词书走到走廊里背三千五。




入秋了,五点多的时候还不是很明亮,暗暗地。


我不敢发出多大的声响,只是很轻很轻地念着长长的难记的单词。有很多时候我觉得自己这样真的挺没意思的,好在我在那本星火单词的封面里贴了一张三个人的卡贴。背不下去了就看看,就会想着“不是吧,这就忍不了了。那仨忍了多久才成功啊,你这点苦这点累算毛啊。”




我以为吃饭的速度很快,我很勤快了,可是当我走到教室的时候,已经有一大半的人吃着面包开始预习今天的功课了。




我觉得我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晚上回宿舍十点四十分熄灯,学校宿管抓的很严,不让打灯学习。宿舍有一个厕所一个浴室,与我们宿舍的几个人经常在宿管走后跑到厕所里,蹲着,打着手电筒看书。




不是因为太爱学习了,是因为如果再不看点课外书看一点与教科书不一样的东西的话,我觉得我真的会受不了的。




将近十二点,蹲的快麻痹了的我们从厕所里走出来,躺在床上。




我记得第一天住宿的时候,内心汹涌澎湃却迷惑不安。我终于到了一个很具有意义的转折点,未来三年我付出了什么也许我将会收获什么样的人生。我究竟要怎么过?我选文还是选理?我要读什么的大学。这些问题一遍遍地侵蚀着我的内心。




我总是会听歌,睡觉前无论多困都会听上一两首。有的时候是《南部小城》有的时候《明天过后》有的时候会是《满城花开》。第二个星期的有一天,数学老师讲课讲的我听不懂,晚修的时候做题也不会做。很少哭得我,结果矫情死掉居然到宿舍里偷偷哭。




我MP3里有那篇很出名的文章《你凭什么上北大》的录音,我点开来,满是眼泪的听着,听着听着就平静了。




再苦都会过去的,这三年也许会艰难,但是如果这三年快乐了,未来的那么那么多年就必将更加艰难了。




不能忍的时候再忍一下,忍着忍着就过去了。

评论(1)
热度(670)
  1. 我和我的易伙伴们都惊呆了笑岀强大 转载了此文字
    笑岀强大:
  2. 菌落念念山城如故 转载了此文字
    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
  3. 五月五日我是你们大哥的女人 转载了此文字
    很正能量的阿敏。共勉。
  4. 取个容易被大哥翻牌的ID好难亦夏亦无声 转载了此文字
    坚持不下去的时候,该看看敏敏的文字

© 我是你们大哥的女人 | Powered by LOFTER